Frantzen Delaney

Frantzen Delaney

0/5 stars (0 votes)

Last login: 2020/10/18
Join date: 2020/10/13

Message board

No friends yet.

Group membership

No groups

Group activity

This widget is not yet configured

Pages

No pages created yet

No questions have been submitted yet.

Events

No events found

Activity

    • Frantzen Delaney
      巨犬們的再次異常讓保鏢們岌岌自危,同時滿臉驚恐看着四周被陰風吹起的殘葉和塵土。他們看不到一身白色長袍的劉仁才,也看不到重創任由劉仁才拖地的餓死鬼,但是他們從之前到現在連續感受到幾次這種陰風和陰冷的感。再聯想到巨犬們的反應,稍微有些腦子的人都能聯想到一些東西。 縱然他們不願相信這是真的,可是…… 宋德華看了眼臉上風平浪靜、若無其事的劉仁才,他怎麼也想不到這個書生居然那麼厲害,並且現在走來的劉仁才就如勝者歸來居然還帶着霸氣。這些,似乎不像是書生應該有的氣質和模樣呀。...
      • Frantzen Delaney
        Frantzen Delaney published a blog post 病房。
        慕城一進門就看見一個自己厭惡的人,邊軼。 安雅已經醒了,手上掛着葡萄糖,邊軼手裏拿着一個碗,一口一口的喂着安雅。 “便宜你了,老媽祕製滋補湯。” 慕城臉色臭臭的。 安雅看見慕城,微愣了一下,“你,怎麼來了?” 話出口,慕城的臉色冷了個徹底,轉身出了病房。 砰! 安雅微微抿脣,有些失落。 “看什麼呢?人都走了。”邊軼拿着勺子碰了碰安雅的脣。 “我沒。”安雅張開嘴,順從的喝完了整碗湯。...
        • Frantzen Delaney
          “原來歐小姐也是這麼率真的人。” 率真?是衝動吧?歐晴的表情變得憤憤然,“我也是太生氣了,明明是一家人,卻根本就不相信我,還試圖擺佈我的人生,我怎麼可能允許他們這麼做!” 聽了這話,代安安心中頓時有了計較,“我聽說你和你姐姐蘇遇暖的關係很好,爲什麼不找她幫忙呢?” “什麼叫做患難見真情?現在我懂了,嘴上說得好聽,其實心裏肯定是很討厭我的。” 看歐晴的表情,不似是僞裝,代安安更加確信歐晴是真的生氣了,“其實我很久以前就認識你姐姐了。”...
          • Frantzen Delaney
            “我可能會無暇顧及。”路邵恆皺眉,沒有伸手接。 “沒關係的!你想要找我隨時的嘛,我們這麼長時間不見了,以前你不總是讓我膩在你身邊的嘛,我都懷念死了!”女人見狀知道沒有太大希望,只好將卡片收了回來,不過也沒有太變臉。 小報復心理的關係,故意走到路惜珺身邊,笑着說,“小姑娘,你別生氣喲,我就是敘敘舊!不過看你這麼弱不禁風的,不知道能不能吃得消呀!作爲過來人友情提醒你,邵恆的爆發力可是很驚人的,我都禁不住他幾回合呢!” 說完,便也就不再不討好的多停留,扭腰擺臀的曼妙離開了。...
            • Frantzen Delaney
              Frantzen Delaney published a blog post “——·“
              哎,男人,真是難,太難哄了。無奈之下,楚小姐只得老實的跟着穆王爺的步伐硬着頭皮往前走,腦中尋思着,不行,得想個法子好生的哄哄這個彆扭的男人才是。 你的導師,他不是個老頭 點開看,剛纔確實拍了不少,都是慕彥沉的身影,雲汐把相關的全部按了刪除鍵,放回在她剛纔撿起的原位地面上。 不知從哪裏又跑來幾名穿着保安制服的人,毫髮無傷的商譽拍了拍外套,吩咐那些保安把鬧事的人全都送到酒店外面馬路上,不許他們再進來。 “少奶奶,先上車吧。洽”...
              • Frantzen Delaney
                不作聲的薛峯。 薛峯懶懶的擡了擡眼皮:“不用看我,我們不熟。”他只負責將人送到瑤池園,其他的一概與他無關。 既然不熟,那就好辦了。 吳磊迎向路雁清冷幽邃的雙眸,搖頭拒絕:“非常抱歉,路小姐。我二叔住院前從未提及您或者任何會有人來拜訪他的信息,況且他現在的情況很不好,可能不能帶你去看他。”...
                • Frantzen Delaney

                  “感、感覺到沒有?冷、冷……”

                  巨犬們的再次異常讓保鏢們岌岌自危,同時滿臉驚恐看着四周被陰風吹起的殘葉和塵土。他們看不到一身白色長袍的劉仁才,也看不到重創任由劉仁才拖地的餓死鬼,但是他們從之前到現在連續感受到幾次這種陰風和陰冷的感。再聯想到巨犬們的反應,稍微有些腦子的人都能聯想到一些東西。 縱然他們不願相信這是真的,可是…… 宋德華看了眼臉上風平浪靜、若無其事的劉仁才,他怎麼也想不到這個書生居然那麼厲害,並且現在走來的劉仁才就如勝者歸來居然還帶着霸氣。這些,似乎不像是書生應該有的氣質和模樣呀。...
                  • Frantzen Delaney

                    病房。

                    慕城一進門就看見一個自己厭惡的人,邊軼。 安雅已經醒了,手上掛着葡萄糖,邊軼手裏拿着一個碗,一口一口的喂着安雅。 “便宜你了,老媽祕製滋補湯。” 慕城臉色臭臭的。 安雅看見慕城,微愣了一下,“你,怎麼來了?” 話出口,慕城的臉色冷了個徹底,轉身出了病房。 砰! 安雅微微抿脣,有些失落。 “看什麼呢?人都走了。”邊軼拿着勺子碰了碰安雅的脣。 “我沒。”安雅張開嘴,順從的喝完了整碗湯。...
                    • Frantzen Delaney

                      到底該不該說呢?歐晴埋着頭,思考了一會兒,才說道:“鬧了一點小矛盾,受不了他們了,所以就跑出來了。”

                      “原來歐小姐也是這麼率真的人。” 率真?是衝動吧?歐晴的表情變得憤憤然,“我也是太生氣了,明明是一家人,卻根本就不相信我,還試圖擺佈我的人生,我怎麼可能允許他們這麼做!” 聽了這話,代安安心中頓時有了計較,“我聽說你和你姐姐蘇遇暖的關係很好,爲什麼不找她幫忙呢?” “什麼叫做患難見真情?現在我懂了,嘴上說得好聽,其實心裏肯定是很討厭我的。” 看歐晴的表情,不似是僞裝,代安安更加確信歐晴是真的生氣了,“其實我很久以前就認識你姐姐了。”...
                      • Frantzen Delaney

                        都是成年男女,後面話包含的深意再明顯不過。

                        “我可能會無暇顧及。”路邵恆皺眉,沒有伸手接。 “沒關係的!你想要找我隨時的嘛,我們這麼長時間不見了,以前你不總是讓我膩在你身邊的嘛,我都懷念死了!”女人見狀知道沒有太大希望,只好將卡片收了回來,不過也沒有太變臉。 小報復心理的關係,故意走到路惜珺身邊,笑着說,“小姑娘,你別生氣喲,我就是敘敘舊!不過看你這麼弱不禁風的,不知道能不能吃得消呀!作爲過來人友情提醒你,邵恆的爆發力可是很驚人的,我都禁不住他幾回合呢!” 說完,便也就不再不討好的多停留,扭腰擺臀的曼妙離開了。...

                      File widget

                      No files.

                      Bookmarks

                      No bookmarks

                      Following tags

                      This user is currently not following a tag

                      Tagclou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