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荼的話音落下,耳鼠已祭出了自己的彼岸信物。

    Stack Godwin

    0/5 stars (0 votes)

    那是一截煙斗。

    煙斗之中有細細的白色煙霧騰騰冒出,這些煙霧編織成網狀,將四處的空間填滿,這是防止雷螭撕開空間通道逃走。

    那根“竹竿”身體表面的繃帶也一層層褪去,隱藏在其中的皮膚散發著五彩斑斕的顏色,顯然蘊藏著奇毒。

    銅人什麼都沒做。

    純粹的力量爆發,恐怕連伏羲他也不懼。

    “給你一炷香的時間考慮,黑船很有耐心,”神荼將雙手背負在身後說道。

    雷螭體表的雷電輕輕的炸裂著,那只獨眼中閃爍著猶豫之色。

    黑船船員的實力皆不弱,更重要的是每一個船員的手段都詭異且難以應付,硬踫硬一個它尚且能應付,同時出現四名船員……

    “呼!”

    隨著雷螭的翅膀用力一揮,六個圓環蘊藏著恐怖的勁道,宛若暗器一般朝著神荼打來。

    神荼不閃不避,伸出細嫩的手輕輕一揮,附加在圓環上的力量已被她盡數卸掉,已將這些圓環取在手中。

    她觀摩一二後,朝著耳鼠點了點頭。

    耳鼠將彼岸信物收起,網狀煙霧也隨之散掉。

    雷螭惡狠狠的瞪了神荼一眼,同時說道︰“告訴你們的船老大,黑船的好日子馬上快到頭了!”

    說完它便扇動翅膀,飛速離去。

    神荼歪著頭露出可愛的笑容,“好日子壞日子,對于黑船可沒有意義……”

    黑船上的十三名生靈,各個都是頂尖強大的存在。

    他們這般存在龜縮在母世界任何一個地方,都能活的很好,輕松就能開創一個大勢力,努努力發展為超級勢力也不是不可能。

    踏上黑船,從來不是為了過好日子,他們只會朝著自己的目標,一往無前的航行。

    ……

    ……

    在伏羲與雷螭爆發戰斗後,渾源大世界外的那些領頭人們一直都是提心吊膽。

    就算是秋陰河和鳳女這般存在,若卷入那等層面的交鋒,不死也要脫一層皮,大世界內的族人弟子們若被稍稍波及,恐怕就要形神俱滅。

    好的是伏羲一路追殺之下,與雷螭越戰越遠。

    一開始還能听到轟鳴的雷聲,慢慢地連雷聲都听不到,要麼打到空間通道中去了,要麼已沖出了飲雪州。

    族人和弟子們成就渾源境後,一名又一名被傳送出來。

    一些小族的族人們出來後,就跟隨本族的領頭人登上飛舟,匆匆離去。

    那些超級勢力的族人略多一些,自然還在原地等候著。

    離淵族的領頭人一直都是一張苦瓜臉。

    這次離淵族實在太倒霉,一開始就被邪神禍害,最後連金升都被邪神燃燒的世界所殺!

    就這樣回到離淵族,領頭人根本沒法向族中交代。

    “嗡!”

    門口的法陣中閃爍一陣空間波動,羅征徑自從中信步走出。

    羅征一出現,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在核心地帶中他與邪神那一戰,實在是太出乎所有人意料。

    要知道這兩人都是連渾源境都沒踏入的小輩,他們的陽魂還在色界十三天內,但兩人戰斗層面的交鋒已遠超普通的渾源境。

    更可怕的是,邪神還是從羅征體內世界中蹦出來的!

    諸多領頭人中,鳳女的目光尤其復雜。

    她想起羅征當初逃走時,曾運用過的枯萎之力,也使過風雲遁,這兩種手段都曾是九黎的諸位酋長擁有的神通,只是當時鳳女沒有往這一層面上思索。

    現在羅征騰蛇劍在手,加上邪神復制出來的三頭六臂,此人必定是九黎之人。

    文明的代言人……

    騰蛇劍持有者……

    而且高度懷疑他能以肉身進入彼岸……

    區區九黎的殘部,能夠培養出這樣的天才?

    當初鳳女沒能將其抹殺在襁褓之中,現在卻是沒有機會,羅征的表現讓她產生了深深地危機感。 羅征一出來就感受到那些火辣辣的目光,他只是面帶笑意走向天宮。

    但還沒有踏出幾步,離淵族的領頭人忽然站了出來,用粗獷的聲音叫嚷道︰“羅征!”

    羅征扭過頭去,看了對方一眼。

    他在渾源大世界內沒怎麼對離淵族出手過,不知找他有何事?

    “把那個叫邪神的小子交出來!他殺了我們離淵族人,自然由我們離淵族來處決,”離淵族領頭人開口說道。

    金升之死,這位領頭人必須有一個交代,而最好的交代就是將邪神帶回去。

    領頭人可是看得清清楚楚,邪神是被羅征納入體內世界沒有被羅征殺死。

    听到離淵族的這個要求,羅征臉上流露出一絲嘲諷之意,隨即回答道︰“邪神殺的族人可不止有離淵族,耳鼠,神農,金烏,月靈,天狼……他一共殺了四千余人,若這些大族都討要邪神,不知要將邪神切成多少塊?”

    離淵族的領頭人悶哼了一聲,“其他族我不管,連金升都死在他手中,此人我們離淵族要定了!”

    說著他龐大的身體如擎天巨柱一般橫亙在羅征身前。

    “這麼一說,我們金烏也有不少人死在邪神手中,看樣子我們金烏一族也該討要此人回去交差,”鳳女臉上也帶著淺淺的笑意站了出來。

    “那邪神屠我族人,至少要給我族一個交代!”有熊的領頭人也站了出來。

    渾源大世界原本以殘酷著稱,古往今來隕落在其中的天才不計其數,即使邪神嗜好屠戮,但規則如此,根本談不上什麼過錯。

    這些超級勢力在渾源大世界中吃了大虧,心中自然有了想法。

    邪神融合的文明之器,值得他們的重視。

    現在離淵族挑起頭,其他超級勢力也打蛇隨棍上。

    太一天宮的領頭人們沒想到這些超級勢力如此不要臉,在渾源大世界結束後生出這樣的枝節!

    秋陰河一步踏出已擋在羅征身前,“諸位忘了渾源大世界的規矩?既然想成就渾源境,就要做好隕落的準備!”

    離淵族的領頭人冷笑一聲道︰“我當然知道規矩,可這里不是渾源大世界,這里是飲雪州內!”

    言下之意很簡單,這些超級勢力就是聯手逼羅征交出邪神。

    “你們的意思是,飲雪州內就是你們說了算?”羅嫣冷冽的聲音飄蕩過來。

    飲雪州是黎山迫不得已割讓出來的,可距離黎山並不遠,根本沒有實際脫離黎山的掌控。

    他們想在這里動手,恐怕要掂量一下自己的斤兩!

    這些領頭人是看伏羲追殺雷螭而去,趁機發作而已,離淵族開了這個頭,有熊,金烏,神農等族緊隨而上。

    離淵族的領頭人嘿嘿一笑,“飲雪州誰說了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一定要將那個叫邪神的小子帶回去,否則……”

    他的眼楮微微一眯,流露出一絲危險的光芒,離淵族的其他幾名領頭人體內的氣息也開始暴增,如山一般的威壓直奔羅征和秋陰河而來。

    秋陰河的臉色一寒,“噌”的一聲脆響,青色長劍已拔出,“若離淵族要在此地動手,秋某人自當奉陪到底!”

    林戰霆以及太一天宮各大山的領頭人,莫不是拔出了自己的長劍。

    天宮諸山的弟子的人員減損是最少的,且人人都分配到了足夠的渾源之靈結晶,修成了渾源境,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羅征一人的功勞。

    他們自然會全力保住羅征,雙方當即對壘起來。

    鳳女看到這般情形,心中頓時一喜,如果離淵族真的動手,對她可是大好的機會。

    鳳女嘴唇微微一動,對神農,有熊和閔月的領頭人真元傳音說了什麼。

    有熊,神農等族的領頭人听完之後,臉上皆露出笑意,一副蠢蠢欲動的樣子。

    凌霜,鳳歌,愁殉等天宮弟子們相互對視了一眼,臉色也難看起來,沒想到羅征離開渾源大世界後,還會鬧出這般事情……

    羅嫣的眉頭緊緊蹙著。

    黎山是讓伏羲來主持大局,現在伏羲追著雷螭離開,完全沒了蹤影。

    想了想後,羅嫣輕輕一翻手,已從須彌戒指中取出一個小小的卷軸。

    雖然不方便女媧娘娘親自出山,但黎山可不止女媧娘娘一位至強者。

    就在羅嫣打算激活卷軸時,一道八卦印突兀的出現在離淵族那位領頭人身上。

    眾人看到那八卦印時,心中頓時升起一股強烈的危機感,臉色頓時大變。

    秋陰河一把拖著羅征朝著後方飛掠而去,鳳女等領頭人也在一瞬間與離淵族的那位領頭人拉開距離。

    甚至離淵族其他領頭人們,瞪大眼楮之余也在飛速後退!

    那位領頭人看到自己身上的八卦印也是嚇壞了,伏羲這一掌要是蓋下來,他怕是死無全尸!

    “這,這……伏羲大人,你怕是誤會了!我只是不好向井父天帝交代……你大人不記小人過……”

    井父天帝就是離淵族當今的首領,也是母世界中頂尖的至強者之一,他現在搬出此人,自是希望伏羲能夠有所忌憚。

    領頭人正期期艾艾的解釋著,一股無形的力量忽然朝他覆蓋下來。

    “砰!”

    伴隨著一聲悶響,領頭人所在的位置出現一個巨大的掌印,而這位離淵族人則化為一片血肉瓖嵌在掌印中。

    隨後空間被撕裂,伏羲黑著一張臉從中走了出來。

    雷螭逃脫,伏羲的心情已經糟透了,順著空間通道折返回來看到這一幕,他真的難以壓抑心中的怒火。

    “拿井父天帝來壓我,我便會怕了麼?”

    電影的世界 伏羲一字一頓的說道︰“在進入渾源大世界之前,我就提醒過諸位,渾源大世界內的事情我不會干預,但在外面動手就別怪我無情!”

    渾源大世界門前一陣沉默……

    離淵族的那位領頭人,在諸多領頭人當中的實力絕對能列入前五之數,但面對伏羲的攻擊一巴掌都挺不過來,死的如此淒慘。

    鳳女的身體微微顫抖著,恐懼在她心底瘋狂的彌散。

    不僅是她,有熊,神農的領頭人們同樣也嚇的不輕。 如果伏羲晚來一刻,他們恐怕也會向太一天宮出手。

    下場恐怕也會像離淵族的那位領頭人一樣,一念至此他們都是後怕不已。

    伏羲傲然環視了眾多生靈們一眼。

    渾源大世界的建立,原本就是黎山被這些勢力壓迫之下的妥協產物,在伏羲眼中一直是一個莫大的恥辱。

    他深吸了一口氣後,聲音如雷一般震著。

    “渾源大世界已經永久關閉,不會再有下一次,我現在宣布黎山收回飲雪州,現在,你們都給我滾!”

    飲雪州之所以獨立出來,就是為了組建渾源大世界。

    現在彼岸中的渾源海都出了問題,渾源之靈也被屠戮殆盡。

    渾源大世界只剩下一個空殼,自然沒有存在的必要,飲雪州自然被黎山收回去。

    這些超級勢力的領頭人們哪里還敢廢話,紛紛帶著自己旗下的族人直奔那些飛舟而去。

    山也跟著神農氏族一行人離開,只是臨走之前,默默地看了一眼羅征。

    其實山心中還有一個極大的困惑,羅征被放逐在那個世界中到底看到了什麼?

    他到底是怎麼回來的?

    他原本想要找機會詢問,但看著臉上陰雲密布的伏羲還是放棄了,何況羅征未必會如實告訴自己。

    “嗖,嗖,嗖……”

    一艘艘巨型飛舟升空而起後,各自遁入了不同的空間通道……

    太一天宮沒有與這些大族一同離去。

    現在幾個大族與太一天宮都交惡,何況羅征手中還有一把騰蛇劍。

    就此一把劍,足以引來不少外族的覬覦,若這般離開,中途被對方伏擊的可能性很大。

    即使秋陰河,林戰霆等人的實力不容小看,但眾多強者一起圍攻之下,他們又怎麼護得住羅征?

    不過小半個時辰,停靠在遠處的那些飛舟已走的干干淨淨。

    渾源大世界門前只剩下天宮和黎山的人……

    秋陰河朝著伏羲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後便說道︰“人皇大人,可否讓我們太一天宮在飲雪州內逗留幾日?”

    伏羲當然明白秋陰河內心的擔憂,他擺擺手說道︰“何苦要在這飲雪州內受凍?嫣兒久念她哥哥,天宮諸位可移步黎山,逗留幾日再走也不遲!”

    收到伏羲的邀請,秋陰河和林戰霆等人露出喜色,齊齊朝伏羲拱拱手道謝,各座山峰的領頭人們才將弟子們帶回各自的飛舟內……

    不多時,一艘艘飛舟已朝著西南飛掠而去。

    黎山所在的州名叫黎州,此州的面積與飲雪州差不多大,偌大的一座黎山從黎州的邊緣開始起勢,一路綿延到黎州的中央,最終沒入一片雲山霧罩的天際線。

    可以說入了黎州後,就已開始攀登黎山。

    越過了黎州邊界時,天宮弟子們臉上也顯露出震撼之色。

    中神州的七山每一座都高的驚人,站在山腳下幾乎是遮天蔽地,可與黎山相比還是小巫見大巫。

    黎山畢竟是與一個州等大小的山,也是整個母世界中的第一大山!

    天宮的七艘飛舟長驅直入,在黎山的安排下,停靠在落霞澗的邊緣。

    在落霞澗的一側,百花綻放,綠蔭成群,宛若傳說中的仙境一般美麗,一座座秀麗的宮殿成排而建,這里就是黎山招待來客的地方,天宮眾人便在這一片宮殿中暫留。

    諸多天宮弟子在渾源大世界內一番激戰,各自的彼岸之力也消耗殆盡,安定下來後紛紛選擇閉關。

    一方面是穩固渾源境,另一方面則要補充彼岸之力。

    Notice

    Commenting only available for logged in users

    Related blo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