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房。

    Frantzen Delaney

    0/5 stars (0 votes)

    慕城一進門就看見一個自己厭惡的人,邊軼。

    安雅已經醒了,手上掛着葡萄糖,邊軼手裏拿着一個碗,一口一口的喂着安雅。

    “便宜你了,老媽祕製滋補湯。”

    慕城臉色臭臭的。

    安雅看見慕城,微愣了一下,“你,怎麼來了?”

    話出口,慕城的臉色冷了個徹底,轉身出了病房。

    砰!

    安雅微微抿脣,有些失落。

    “看什麼呢?人都走了。”邊軼拿着勺子碰了碰安雅的脣。

    “我沒。”安雅張開嘴,順從的喝完了整碗湯。

    “能來看你一眼,我覺得他已經在進步了。”邊軼一邊收拾東西,一邊說道。

    安雅垂眸,她醒來的時候,一個人在病牀上,護士說,是個年輕男人辦得手續,安雅想應該是莫景程。

    之後邊軼就到了,不客氣的數落了她一頓。

    “你睡會,我晚點過來給你送晚飯。”邊軼起身。

    “好,謝謝。”

    “切,就會弄虛的,真要謝我,不如哪天下夜班給我準備一頓愛心早餐。”邊軼打趣道。

    安雅白了他一眼。

    邊軼笑着出門。

    慕城站在不遠處,涼涼的看着邊軼一臉笑意的走出來,他關門的瞬間,臉上閃過了一抹溫柔。

    極限伏天 靠,特麼!

    慕城忽然覺得慪火,那是他老婆,他憑什麼在外面!憑什麼!

    安雅靠在牀頭,目光落在窗外,又是黃昏,醫院裏有幾株櫻花,開的嬌豔,一朵朵粉色的小花水嫩嫩的。

    慕城剛剛答應跟她試試,她心裏就生出了期待,安雅收回目光,萬一,他後悔,自己該有多痛。

    房門再度被推開,安雅回眸。

    四目相對。

    “看我幹什麼,不是邊軼,你失望。”慕城語氣不善的說道,幾步走到牀邊,坐下。

    “不是你,我才會失望。”安雅垂下眸子,聲音低低的。

    慕城卻聽得清楚,俊眉舒展。

    “以後不管幹嘛,都給我按時吃飯,記住了嗎。”

    “嗯。”

    兩個人沉默下來,他們之間一直都是安雅在找話題,她的話題一直在工作上轉,好像他們除了工作,就沒話說一樣。

    慕城抿脣,心裏有些懊惱。

    “下個月新城的項目……”安雅開口,果然還是工作。

    “休息的時候,就不能說點別的。”慕城氣惱的出聲。

    安雅合上脣,眨着眼睛,不知道慕城爲什麼生氣。

    “你,喜歡什麼花?”慕城一側頭看見牀頭櫃上空着的花瓶,隨口問道。

    安雅驚愕的擡眸,看着慕城,“你……”

    “羅嗦,問你就說。”慕城有些窘迫,“我記得是非洲菊,是不是?”

    “嗯。”溫雅點頭。

    慕城剛站起來,房門就被推開,邊軼走了進來,手裏拿着一束花,非洲菊,粉色紅色黃色,三色交相輝映,都是溫雅喜歡的。

    “呦,這不是慕先生嗎,走錯地了?”邊軼涼涼的說道。

    慕城心裏燒的火燎燎的,邊軼,這只蒼蠅。

    “雅雅,非洲菊。”邊軼越過慕城拿起花盆,利落的把花插好。

    “邊軼,阿城……”安雅尷尬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慕城怒極,“有人這麼懂你,我在這顯得多餘。”扔下一句話,慕城大步離開,這次,直接去了地下停車場。

    邊軼不以爲意。

    “雅雅,他又來欺負你?”

    安雅無奈的看着邊軼,搖搖頭,“沒有,只是來看看。”

    慕城的離開,安雅心裏是有些難過的,他主動問她,她以爲他已經開始接受她,但,明顯,他對自己沒有耐心,一點都沒有。

    聽說,他曾經給一個女明星,每天送藍色妖姬,一送一個月。

    聽說,他曾經幫某個女主持,舉辦酒會,一連七場。

    而自己……

    安雅微微吐了一口氣,蒼白的小臉,越發顯得楚楚可憐。

    “我剛給我媽打了電話,聽說你累到住院,我家老佛爺下旨,說她親自來給您送晚膳。”邊軼知道安雅心裏難受,錯開了話題。

    “阿姨那麼大年齡,別折騰她。”安雅說道。

    “反正你也能出院,要不直接去家裏吃。”邊軼提議道。

    半晌,安雅點點頭。 “叫上果果一起。”安雅說道。

    邊軼臉色微微變了一下,果果,陳果兒,安雅和邊軼的大學校友。

    陳果兒喜歡邊軼是個公開的祕密,就像邊軼喜歡安雅一樣。

    “果果接了兩個設計,最近閉關,我先去忙,還有半個小時下班,下班來接你。”邊軼看了一眼時間說道。

    “嗯。”安雅沒再說什麼。

    慕城六點鐘回到醫院的時候,護士說安雅已經出院,他悶悶的吐了一口氣回到楓林苑。

    整個房子裏空蕩蕩的,根本沒有人回來過的痕跡。

    慕城扯開領帶,隨手扔在一邊,有些氣急敗壞的坐在沙發上。

    九點過,外面有車燈亮起,他看過去。

    安雅從邊軼的車子上下來,兩個人不知道說了什麼,但確定安雅是在笑,心情不錯的樣子!

    “雅雅,再怎麼忙都要照顧好自己的身體。”邊軼把邊媽媽的愛心湯遞給安雅。

    “知道了,回去替我再謝謝阿姨,下個月忙完項目,我帶老人家泡溫泉去。”安雅笑着說道。

    “那感情好,我媽總埋怨我不貼心,有你也算是彌補一下老人家受傷的心靈。”邊軼笑的燦爛,他每次和安雅回家,都有一種很親密的錯覺。

    “我走了啊。”安雅按了密碼進門,邊軼才發動車子離開。

    慕城沒有開燈,安雅也不知道他在家,啪,打開燈。

    安雅愣怔。

    “你,在家?”

    “我在家很礙事。”慕城涼涼的開口。

    安雅垂眸,他們之間似乎又回到了之前,“吃飯了嗎?”

    “你做了嗎!”慕城一肚子的火。

    “邊媽媽熬了湯,你喝嗎?”安雅手裏拎着保溫飯盒,問道。

    “跟邊軼去見家長!”慕城瞪着安雅,心裏那種被忽略被比較的慌亂感,從未有過的強烈。

    邊軼瞭解安雅的所有喜好,甚至邊媽媽對她也非常的貼心。

    而自己,記不清楚她的喜歡,在自己媽那,安雅得到從來就沒有過關心。

    兩相一比,親疏立現。

    安雅沒說話,拎着湯去了廚房,倒進湯碗裏,準備冷了的時候放進冰箱。

    邊媽媽的手藝很好,香氣四散。

    慕城晚飯沒吃,肚子咕嚕咕嚕的叫起來。

    安雅低着頭忙着自己手裏的活,這種相顧無言的局面讓慕城說不出的煩躁。

    他悶悶的起身走了過去,“我餓了。”

    “哦。”安雅應聲,轉身去了冰箱那,拿了兩個雞蛋出來,打在碗裏,鍋裏的冷米飯,盛了一些出來,又切了胡蘿蔔和蔥末,沒放香菜。

    慕城看着她的動作,有條不紊,白晶晶的小手,真好看。

    沒多久,蛋炒飯擺在面前,配了兩樣小菜,一碗邊家帶回來的湯。

    慕城大口的吃着炒飯,但湯,再怎麼好喝,他也絕對不會喝。

    “吃完,放在那就成,我晚點收拾。”安雅說了一句就進了書房。

    楓林苑的地方很大,書房有兩個,臥室也有兩個。

    安雅進了書房,打開電腦,她辦公室,今天的會開到一半,很多事都沒說清楚,明天上班,要再重新部署。

    慕城吃完飯,放下筷子,心裏慪火。

    安雅在真的不像從前那樣在乎他,以前他吃飯,她不吃也會坐在一邊陪着,偷偷的看着自己,現在……

    慕城擰眉。

    該死,他爲什麼要一而再再而三的爲這個女人擾亂情緒,她愛幹嘛幹嘛,只要不婚內出軌,隨她!

    想及此,慕城刷的起身。

    拎着衣服,走到門口,頓住腳步。

    他說了要試試,握着門把手的手,慢慢收回,把衣服扔在沙發上,大步上樓。

    慕城推開安雅書房門的時候,她正在做計劃,白皙的手指敲打着鍵盤,發出輕微的聲音。

    “有事嗎?”安雅擡眸。

    “過來。”慕城靠在門口,居高臨下的看着安雅。

    他對她說話的語氣,一直如此,高傲,帶着命令。

    安雅起身,走了過去。

    “我還有點東西沒做完。”

    “我還有很多事沒做。”慕城手落在安雅的手上,直接把她帶進了臥室。

    安雅身體上有些抗拒,她真的挺累。

    慕城卯足了勁折騰安雅,無論她怎麼低聲討擾他都不肯停下來,直到安雅昏睡過去。

    慕城才悶悶的起身,抱着她清洗了一下,從櫃子扯出一條她的睡衣套上。

    安雅由着他擺弄整個過程都沒有醒來。

    慕城蹙眉,他感覺到安雅的疏遠,心裏像是缺失了一塊什麼,他一直在逃避這個問題,慕朵朵的話,邊軼屢次親近安雅,讓他終於開始意識到,他,對安雅,好像不再是討厭,而是多了許多的在意。 安雅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上午九點。

    牀旁邊的位置是空的。

    安雅鬱悶的捶了錘自己的頭,起身洗刷,昨晚,她記得慕城是直接……從抽屜翻出一板避孕藥,捏在手裏,去樓下找水。

    廚房。

    慕城系着圍裙,正在煮粥。

    安雅愣愣的站在那,驚愕的看着慕城。

    “幹嘛,過來吃飯。”慕城幾下解開圍裙,帶花的,難看死了。

    安雅回過神來,上前,“你……”

    “我什麼,不吃早飯再暈倒一次,讓醫生數落我沒照顧好自己老婆。”慕城悶悶的說道。

    安雅擡眸,昨天他在?

    “手裏拿的什麼?”慕城眼尖的看見安雅手裏的東西,問道。

    “啊,避孕藥。”安雅拿出來當着慕城的面,取出一顆放在嘴裏,喝了口水,吞了下去。

    慕城俊眉緊蹙,如果他失控,早上一定會看着安雅把要吃下去……

    以前,安雅總是想方設法的要留下自己的種,而現在,她避孕藥吃的自然而然。

    慕城心裏像是堵了什麼東西,不上不下的,噎的自己難受。

    安雅沒注意慕城的神色,已經起身盛了兩碗粥。

    從冰箱裏拿了兩碟小菜出來,她習慣準備幾樣小菜,配着粥吃。

    “在家休息一天,明天再去上班。”飯後,慕城開口。

    “我還要開會。”安雅蹙眉。

    慕城側眸,脣微抿,犟嘴,安雅在犟嘴。

    安雅習慣性的垂眸。

    “走吧。”慕城的聲音響起,安雅愣了一下,還是迅速的收拾好自己的東西,上了慕城的車子。

    車子上,安雅撥了莫景程的電話,“十點十五,通知昨天的幾個部門會議室開會。”

    Notice

    Commenting only available for logged in users

    Related blo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