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聖人們也追求絕對的力量,但他們跟隨東方純鈞終究還是有感情的。

    Stack Godwin

    0/5 stars (0 votes)

    含青帝前腳滅了東方家浮島,其他的聖人們後腳就追隨含青帝,聖人們的臉面往哪里擱?

    忽焰的嘴角微微一翹道︰“這一點,你們恐怕沒得選擇……”

    牧海極等人的臉色微微一變,他們根本沒想到忽焰會如此堅定的站在含青帝背後。

    唐侖更是憤然說道︰“忽老,你這樣做,對得起純鈞大聖?”

    忽焰只是搖搖頭,“這是我大哥的決定,相信用不了多久,我大哥也將破開混元封印……”

    東方純鈞終究只是軒轅衛們的一枚棋子,一個代言人而已。

    這枚棋子已經故去,而更有利用價值的含青帝投奔而來,龐渺沒有理由拒之門外。

    只是這種做法,讓眾聖人們寒心。

    聖人們听聞也是齊齊色變……

    據說忽焰只是最弱的一名軒轅衛。

    那些更為強大的軒轅衛若是被釋放出來,結果會如何?整個神域又有誰能與他們抗爭?

    看著沉默不語的眾聖,忽焰又安慰道︰“諸位放心,相信用不了多久,整個神域都將在我們的掌控之下,其他的一切意外,都將被我們肅清……”

    聖人們沉默了一番後,最終選擇了離開。

    雖然他們極不服氣,但也無可奈何……

    看著唐侖,牧海極等人陰沉壓抑的臉孔,唐侖心中也暗自冷笑,你們也有這一天的時候!

    等到聖人們離去之後,忽焰才對含青帝說道︰“我已經兌現大哥的承諾,輔佐你成為豪門聯盟的首領。”

    含青帝搖了搖頭,“我這個首領恐怕有些名不副實……”

    “現在的他們當然不服,因為今日來的只是我而已,若是我大哥龐渺在此,他們也不得不服,”忽焰淡淡的說道。

    “可這些聖人們深諳神域的規則,他們根本不懼死亡,”含青帝嘆了一口氣。

    像唐侖這樣的家伙擺出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即使殺他千百遍又如何?而一旦拖入寰宇戰爭的泥潭,他含青帝的優勢又不復存在,反正是寰宇中的生靈們攻伐……

    忽焰淡然一笑,“這根本不是問題,我大哥能直接殺死聖人,屆時,神域內的聖人誰敢不從?”

    含青帝的眼楮驟然一亮,“那……什麼時候解開混元封印?”

    “一切都已經布置好了,需要你再去一趟極北之地,”忽焰淡淡說道,目光則落在了含蒼煙身上。

    “那自然好!”含青帝點點頭。

    這一次回到浮島,並未得到其他聖人們的認同,讓含青帝非常失落。

    下一次回歸,他將釋放所有的軒轅衛,屆時他勢要壓服這些頑固不化的家伙……

    ……

    ……

    當含青帝催動那枚戒指時,瀧漩森林中的仙府同樣也沉入了黑暗之中。

    仙府中的眾人對這一幕也十分不解……

    什麼樣的手段,能將整個天都遮蔽?

    在仙府中推斷一番後,宇太白也沒能算出一個所以然。

    這些時日,仙府中人越來越多,每天都很熱鬧。

    回歸仙府的道子,有華天命還有羅征送回來的姬落雪,除了他們兩人,苦燈與獨孤劍瀟瀟兩人也被宇太白尋了回來。

    這幾位道子原本在修煉塔中日夜修煉,自修煉塔中出來後,見到羅征與華天命亦十分欣喜。

    仙府中的這幾名道子中,姬落雪的運氣最差,直接被人捉去當了傀儡,耽擱了修煉的時間,修為比其他道子弱了一籌。

    當初獨孤劍瀟瀟應該是十位道子中天賦最弱之人,可他踏足神域後,便繼承了某個大族的祖地遺跡,一路順風順水,如今已修到上位真神的巔峰,開始沖擊大圓滿境。

    剩下的道子,即使宇太白出馬也難以尋覓,茫茫大的神域,即使宇太白擅長推演,也如大海撈針一般困難。

    好在不多久羅霄就能復活,屆時讓羅霄出馬,必能知曉其他道子的方位。 瀧漩森林的深處,一座碧水潭中泛起了一道漣漪。

    “嘩啦……”

    含流甦從水潭中一躍而起。

    緊隨在含流甦身後的還有一對十來丈長的觸角,這觸角上生滿了倒刺,每一根倒刺上都反射著艷麗的光澤,顯然是有劇毒涂抹在倒刺上。

    這一對觸角朝著含流甦高速纏繞而來,而含流甦腳尖在水面上不斷地輕叩,宛若蜻蜓點水一般,不斷閃避這一對觸角的圍剿。

    “流甦阿姨,小心!”

    碧水潭的一旁,羅念大聲叫道。

    眼看這一對觸角要將含流甦困住之際,含流甦眼瞳中一道紫芒逸散而出。

    “逢!”

    一捧紫色的異火盤旋而出,將她自身包裹其中。

    水潭中的凶物似乎非常忌憚含流甦體表的異火,這一對觸手根本不敢纏上去。

    “嘎!”

    凶物在水下發出一聲尖叫,原本碧綠色的水潭瞬間變成了血紅色。

    隨後就有一個半圓形宛若鍋蓋的腦袋從水面下探出,這“鍋蓋”的下方瓖嵌著一根根楔形毒牙,當它的半個腦袋浮出水面後,一根根楔形毒牙宛如暗器一般,朝著含流甦爆射而來。

    含流甦看到這些毒牙,臉上才有了驚慌之色……

    雖說含流甦擁有大圓滿真神修為,但她的修為是含青帝強行提升上去,論戰斗經驗遠遠不如其他大圓滿真神。

    水下的這只凶獸名叫“碧濁”,在瀧漩森林中數量十分稀少,實力也相當強悍,的確需要大圓滿真神才能對抗。

    眼看那些毒牙爆射到含流甦身前之際,含流甦體表泛出一絲空間波動,頓時從水潭上方消失了,她已施展大挪移回到了羅念身旁。

    “嘩啦啦……”

    這只碧濁已經被含流甦激怒,龐大的體型離開了水面追了出來,直奔羅念和含流甦而來。

    “嘎……”

    刺耳的尖叫聲宣示它的憤怒,兩個觸須更是以極快的速度抽打而來。

    就在這時候,羅念身後閃出一道緋紅色的光芒。

    一道緋紅色的光錐,已朝著碧濁 射而去。

    這光錐悄無聲息一般,穿透了碧濁那龐大的腦袋,打在了水潭對岸的巨木之中,亦將那巨木穿了一個圓孔。

    “噗通……”

    這巨獸仿佛瞬間被人抽干了靈魂一般,砸落在了水中,掀起一層層碧波。

    “還是奶奶厲害!”羅念扭過頭來,欣喜的看著黎洛水。

    黎洛水淡淡一笑,“好了,你們可以去取水潭下的東西了……”

    羅念听到黎洛水發話了,二話不說,一頭就扎入了水潭中。

    不遠處的御神鋒看著這一幕,搖了搖頭,嘆息道︰“碧濁兄,這一次又讓你吃虧了,等你重生了,我給你安排一個更好的地方……”

    這些年羅念的性子已沉穩了不少,但寧雨蝶等人的寵溺之下,頑劣的性子並沒有被磨掉。

    這小子不知查閱了一些瀧漩森林的典籍,竟說碧濁出沒的地方,很有可能有至寶現世。

    御神鋒掌控瀧漩森林,當然知道這傳說純粹屬于鬼扯。

    歷史上的確有一名豪門子弟在擊殺碧濁後,獲得了一件信仰至寶,可那純粹屬于運氣。

    羅念知道這個傳說後,就一直央求御神鋒帶他來發掘寶物。

    御神鋒被羅念坑了這麼多次,哪里會順他心願?這段時間他在仙府中他一直躲著這小子。

    可現在仙府中又多了幾人,其中一個還是這小子的奶奶……

    這下子可好了,黎洛水對羅念更是百依百順,而含流甦也跟著湊熱鬧,最終只能苦了瀧漩森林中的凶物。

    “咕咚,咕咚……”

    水潭中冒出一連串泡泡。

    黎洛水透過水潭,凝視著水底的羅念,生怕他出現其他的意外。

    羅征的成長,她這個做娘的沒有伴隨左右,羅念自然被她看的極重。

    不一會兒,水面“嘩”的一下破開,羅念從中鑽了出來。

    “都說不可能有什麼寶物……”御神鋒不滿的盯著羅念,但微微一閃之下,牢牢盯著羅念的手。

    羅念的手中多了一塊綠瑩瑩的石頭。

    這石頭像鵝卵石一般呈橢圓狀,散發著濃郁的生命氣息。

    “哈哈,我就說這個水潭一定有寶物!”羅念從水潭中游過來,爬到了岸邊,將這塊石頭拋了拋,遞到黎洛水面前說道︰“奶奶你看,這石頭是什麼!”

    黎洛水盯著這石頭一番端詳,目光也十分驚詫。

    她伸手按在了石頭上,感悟著其中的生命之力,閉眼將神識注入其中,睜開眼楮後才淡淡笑道︰“這能算上一件二階信仰至寶了。”

    含流甦也瞪大了眼楮,“念兒運氣真是太好了,二階信仰至寶,即使豪門之中也不可多得!”

    信仰至寶是禁地中的精華,無論是幾階的信仰至寶都有其獨特的作用,每一個豪門都十分重視。

    御神鋒看著那塊石頭也是非常無語。

    他掌控瀧漩森林後,亦在森林中梳理過一遍,只尋到了三件一階信仰至寶,一件二階的信仰至寶。

    這小子這麼容易就找到信仰至寶,御神鋒十分無奈的吐露了一句,“狗屎運……”

    他話音剛落,忽然感受到數十里之外,一股極為獨特的氣息擴散出來。

    天空上出現了一個綠色的漩渦,那漩渦中綻放出來的奇特能量,頓時吸引了幾人的目光。

    “那是小師弟修煉的地方……這是什麼手段!”御神鋒盯著那綠色的漩渦,眼皮也忍不住微微一跳。

    黎洛水看到那綠色漩渦,目光也是驟然一閃。

    在深淵魔域中破掉陰陽爐鼎的,就是這股綠色的能量。

    羅征雖然將他離開神域的事情原原本本說過一遍,但並未提及這種力量

    羅征不說,黎洛水自然也不會細問,但即使以她的見識,也看不出這力量的出處。

    “征兒在修煉,我們還是不要打攪他了,”黎洛水淡淡的說道。

    她話音剛落,自那漩渦中沖出一顆綠瑩瑩的星辰,砸在瀧漩森林中。

    “轟……”

    這星辰砸下來,方圓數十里的地面都在震動著。

    羅征看著眼前巨大的陷坑,淡淡的說道︰“落星手取決于真理方晶的多寡,但我的真理方晶是繼承本主血脈而來,那什麼手段能提升真理方晶的數量?”

    在深淵魔域中擊敗東方純鈞,最終還是依靠了落星手。

    之前羅征認為落星手的威力不夠強,一直不曾施展,但現在看來,還是有補強的必要。 “凝出更多的真理方晶?”

    九五二七從未思索過這個問題。

    這一條真理為本主所掌控,本主就能隨心所欲的運用。

    真理方晶?

    那是本主獨有的手段,在觀摩到了混沌之處的大一統能量賦予的獨一無二的能力。

    這血脈融已與本主融為了一體,融入了他的血脈中……

    而羅征則是被本主選中的人,亦是唯一繼承了本主血脈的那個人。

    九五二七能夠教授羅征運用真理能量的神通,例如“落星手”,可如何增加真理方晶,它還真的沒有思考過。

    “更純的血脈,應該能凝結出更多的真理方晶,”九五二七推斷道,但這個建議對羅征毫無用處,畢竟他現在不可能去吸納本主的血脈,“還有一個方法,就是你能看透方晶中蘊藏的真理規則……”

    听到這個提議,羅征的目光微微一閃。

    “真理的規則……”

    他指尖輕輕一點,再度凝出了一塊真理方晶。

    羅征對真理方晶的運用,還停留在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地步。

    他能凝出真理方晶,但對這股玄奧的能量構成,完全看不懂……

    東方純鈞運用陰陽混沌真意也很玄奧,化為陰陽爐鼎後,羅征同樣也看不懂,但那不代表無跡可尋。

    給羅征足夠的時間修煉陰陽混沌真意,他同樣也能破掉這爐鼎。

    可真理方晶中的能量之復雜,已經無法用天賦來彌補了,這涉及到整個混沌最頂層的秘密,通過真理方晶反推出其中的奧秘?

    太難了……

    “不對,還有第三個辦法,那就是修煉融道能量,重現大一統能量,屆時你能修煉整個混沌所有的真理,嘿嘿,”九五二七忽然補充了一句。

    羅征知道這家伙是在揶揄自己,他只能翻了翻白眼。

    看樣子短期內想要得到更多的真理方晶是不可能的事,只能夠從長計議了。

    本主將血脈留給自己,必定有其深意,如果真理方晶只能停留在這種階段,對羅征的幫助的確不大。

    好在“落星手”這種真理神通,羅征亦能反復運用,將其威力提升到最大……

    若是將落星手修煉到圓滿,只消一枚真理方晶,亦能發揮出不俗的威力,成為他的殺手 之一。

    他將真理方晶散掉,融入自己體內。

    除了落星手之外,羅征尚且需要融合更多的神道,只是現階段尚需等待父親回歸。

    就在這時,他身後傳來一陣輕盈的腳步聲。

    草叢分開兩邊,赫然便是一襲羅衣的含流甦。 清宮熹妃傳

    Notice

    Commenting only available for logged in users

    Related blo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