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大殿中的上位真神們,多多少少都知道這牧血蓉脾氣暴躁不好惹,只是偷偷瞄上幾眼,便將目光挪開。

    Stack Godwin

    0/5 stars (0 votes)

    他們沒想到宮殿門口進來三人後,牧血蓉就用一股森冷的口氣發難,不知道是何許人,竟敢招惹牧家,還敢招惹牧家的大圓滿?

    南瀧華扭頭看到牧血蓉款款走下來,頓時嚇了一跳。

    他剛剛進入這大殿時,並不認識牧血蓉,也是其他人小聲議論之下,南瀧華才知道這女子就是大名鼎鼎的牧血蓉。

    南瀧華臉色十分難看,低聲問道︰“你們如何招惹到牧家了?”

    “這里不關你的事,”羅征淡淡的提醒了一句。

    南瀧華嘴巴動了動,雖然這時候退縮很丟面子,可他更清楚台階上那些人是他招惹不起的,若是處置不當,恐怕會為他們南瀧家惹來滅族的大禍,只能乖乖退在了一邊。

    羅征的目光迎向牧血蓉,沒有說話,只是伸手凌空朝著牧血蓉臉上做了一個虛握的動作。

    這個動作讓不少人都覺得莫名其妙……

    可東方太清,唐晚,方恨少等人則明白這個動作的含義。

    當初羅征抬著牧血蓉的下巴說的那一番話,恐怕是牧血蓉這一輩子所受過最大的折辱。

    即使牧血蓉在眾神競技場中面對宇太白屢戰屢敗,她都沒有如此憤怒過!

    被羅征從玉璽的世界中釋放後,牧血蓉一度消沉了許久才得以振作。

    “你!”

    牧血蓉雪白的皓頸上的血管中,鮮血急速涌上來。

    那張絕美的臉開始不斷地扭曲。

    一股股強烈的殺念在她內心中匯集,但非攻之地中的善念真意影響之下,又迅速使她的殺念消散。

    喵客信條 這個過程讓牧血蓉相當難受!

    “那到底是什麼意思?”

    “怎麼一個動作就讓牧血蓉勃然大怒?”

    無論是豪門出生的上位真神,還是草根出生的上位真神們都在竊竊私語。

    尤其是南瀧華,他想羅征區區一名下位真神,在牧血蓉面前,猶如蟲豸一般渺小。

    怎麼一個動作就將牧血蓉惹的勃然大怒?

    那些豪門子弟雖然多少听過時間海禁地發生的事,但在玉璽中發生的事情並沒有流傳出來,只知道羅征掌控了那枚玉璽,將這群大圓滿一網打盡,並不清楚玉璽世界中具體發生的何事。

    好一會兒……

    牧血蓉的情緒才平息下來。

    她揚起頭,旋即冷笑道︰“遲早有一天,你會落在我手上!到時我會將你廢掉,將你和我那個蠢妹妹關在一起,當著她的面一點一點折磨你,讓她明白什麼叫現實。”

    “牧凝?她被關了?”羅征眉頭微微一蹙。

    牧血蓉哼一聲,沒有回答羅征的問題。

    她卻不好拿這事來刺激羅征,畢竟在她看來乃是家丑,不好外揚。

    牧血蓉對牧凝在時間海中發生的事情非常失望,尤其是她看出牧凝的心事後,更是勃然大怒。

    親自下令將牧凝關了禁閉,直到現在都不準許牧凝外出一步。

    奈何牧凝的性子和她這個做姐姐的一樣倔強,直到現在都不肯低頭服軟。

    牧血蓉的目光慢慢又挪到了宇太白身上,冷聲說道︰“你的算盤打的真不錯,可惜這一次注定要敗,不知道你有沒有算好自己的下場?”

    宇太白的面色平靜如水。

    曾經宇太白的實力在大圓滿真神中就屬于頂尖一層。

    豪門中大圓滿真神,唯一有資格和他對抗的,也只有東方太清一人。

    現在完全掌控了不周靈山後,宇太白的實力更進一層,已徹底的與大圓滿真神拉開了距離,足以與聖人對抗。

    “敗?”宇太白只是淡淡的說了反問一句,“你敗在我手上多少次,我已經記不清楚了,你還記得嗎?”

    听到這話,牧血蓉的目光又是一沉,隨即想到了什麼,冷冷一笑,“那我預祝你這一次能夠成功,”旋即她便退回了台階之上。

    而在台階之上,屬于牧家,東方家,唐家,方家等豪門聯盟中的那些上位真神們,紛紛投來充滿敵意的目光。

    羅嫣跟在羅征的身後,一直十分安靜。

    她已經不是那個懵懂無知的少女,她知道哥哥差點死在這個女人手中,更知道這次道爭對方必定做了充足的準備……

    等到宇太白帶著羅征和羅嫣踏上台階,找到了屬于羅家的位置坐下後,羅嫣忽然將臉湊過來小聲說道︰“哥,這幫人在道爭的時候,恐怕都會針對你。”

    羅征點點頭笑道︰“自然是了。”

    他被針對又不是一次兩次了,可以說早就成了習慣。

    “嫣兒會保護哥哥,”羅嫣滿臉認真的說道,“嫣兒現在有實力了,等進了絕殺之地中,哥哥跟著我就好了,若誰敢動手,嫣兒將他們全……殺了。”

    她那張淨白柔和的臉龐上,浮現出一抹不容置疑的表情。

    看著如此認真的羅嫣,羅征心中沒由來的有些心疼,如果有的選擇,他寧願將羅嫣放在仙府中安安靜靜的生活,而不是和自己一起廝殺。 從羅征進入大殿後,這大殿的範圍就變得微妙起來。請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

    大殿中的上位真神們,幾乎有一大半都不是第一次參加道爭,同樣,他們也不認為這一次道爭有什麼不同。

    可一些知情人,看到宇太白的出現,也隱隱預料到了什麼……

    或許,這一次道爭恐怕真的有些不同!

    大殿中這種微妙的氣氛持續了好一會兒,直到劍無痕率領著劍族眾人踏入其中。

    劍無痕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入了大殿後,目光就落在了東方太清身上。

    隨後他微微一笑,“不好意思,這一次劍族給予豪門們的名額……減半!”

    “什麼!”

    那些大圓滿真神們的臉色豁然一變。

    上位真神們則都懵了……

    尤其是東方太清,他雙目中綻射出一道精光,仿佛想要用目光洞穿劍無痕一般。

    “按照約定,劍族歷次道爭都會給予每個豪門六個名額,忽然減半是什麼意思?”東方太清冷冷的說道。

    東方太清的性子沉穩,他自然不會像牧血蓉那樣,氣咻咻的就和羅征,和宇太白做無謂的口舌之爭,他是一個只看結果的人。

    他很清楚這一次道爭意味著什麼……

    這一次道爭,東方家得不到的東西,宇太白同樣也不能得到。

    所以他帶來的上位真神,亦是東方家中的頂尖強者!

    這些上位真神的目的並不是獲得那具骸骨的傳承,而是盡可能的掃除一切有可能獲得傳承的目標。

    其中自然包括羅征。

    劍無痕嘿嘿一笑,淡淡的看了東方太清一眼,“笑話,我劍族什麼時候跟你東方家有過這樣的約定?跟你們唐家有嗎?跟你們牧家有嗎?”

    這劍無痕咄咄逼人的問了兩句,倒是將一眾大圓滿給問住了。

    的確,劍族並沒有給豪門任何約定。

    人家舉辦道爭,神域中任何真神都有資格參加,劍族一向都是來者不拒,只要能通過兩次考核就足夠。

    不過後來不知怎麼地,劍族忽然給了豪門不少名額。

    每一座浮島都有六個名額,這些名額都是不同通過篩選的。

    但這是劍族主動給與的,只是人心便是如此,時間久了,便以為是理所當然。

    他們卻忘記了,這原本是劍族主動給予的,人家什麼時候不想給了,自然就不給了……

    “實話說,我一個名額都不給你們,讓你們滾蛋都算是本分,”劍無痕冷笑道。

    東方太清,牧血蓉等人的眉頭緊皺……

    劍族的人一般都很好說話,即使是這些聖人們,一般都不會和他們這群大圓滿撕破臉。

    看劍無痕現在的表態,他們已經明白了,劍族已經做出了選擇,站在了宇太白那邊。

    牧血蓉有心想要說兩句硬氣的話,旁邊的東方太清拉了她一把,搖了搖頭。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就算牧血蓉據理力爭又如何?萬一惹毛了劍無痕,真的一個名額都不給,那才是最大的麻煩。

    每一個豪門的名額減半……他們還有不少人,至少還有不小的機會。

    “能夠有一半名額,已經不錯了,”東方太清憋屈的回答道。

    “嘿嘿,那就好!”

    劍無痕環視了大殿中的眾神一眼,隨後大聲說道︰“諸位參加道爭,想必也明白絕殺之地中的危險,而道爭所入的更是最危險的絕殺之地,在絕殺之地中保駕護航的不是你們的實力,而是道之真意,若是本身所修的道之真意只有寥寥幾句的,現在可以退出了,不要死到臨頭再詛咒老朽!”

    “沒人退出吧?”劍無痕又問了一遍。

    雖說幾乎沒有真神願意放棄這個得來不易的機會,但劍族每一次都要例行公事問一遍。

    問完之後,劍無痕揮揮手,“出發!”

    隨後眾人陸陸續續離開這個大殿,來到了大殿門口的廣場上。

    劍無痕出去後,輕輕一拍手。

    “咻咻咻咻咻咻……”

    若木之上是禁飛的。

    但那是針對外族人而言。

    這若木如此龐大,劍族自己的人跑上一圈,都要十天半個月,若是長一端跑到另外一端,更是需要長達半年時間。

    劍族人本身是可以運用一種特殊的飛劍法寶……

    劍無痕拍手之下,頓時就有無數飛劍降了下來。

    “每人挑選一把飛劍,這些飛劍不需要認主,將神識注入其中就能驅使,”劍無痕淡淡說道。

    羅嫣看了一眼,輕輕一蹦之下,就穩穩地站在了其中一把飛劍上。

    羅征亦漫步走上了一把飛劍,將神識注入在劍身之中……

    “嗡!”

    他感受到飛劍的劍身微微一陣震顫,隨後便輕輕的飄飛起來。

    來自于豪門的上位真神們,大約有一半要留了下來。

    原因無他,劍無痕準備的飛劍這麼多,多出來的真神根本去不了……

    看到劍無痕如此安排,東方太清更是明白,劍無痕這老家伙恐怕與宇太白早就密謀。

    “鬼,”東方太清忽然喊了一聲。

    在他前方一名約莫三十歲,一頭白發的青年回過頭來,望著東方太清。

    這東方鬼是他的親弟弟……

    但卻被東方純鈞特別挑選出來。

    原因無他,東方鬼在上位真神中處于頂尖那一批中最拔尖的。

    可以說至大圓滿之下,東方鬼能位列第一人!

    他的目標,就是擊殺宇太白帶來的人……

    也就是羅嫣和羅征。

    東方太清猜不明白宇太白會讓誰獲得骸骨傳承,那麼最好的辦法就是將兩人都除掉。

    無論東方鬼最後能夠擊殺羅征和羅嫣……他都將隕落。

    這恐怕是他和自己弟弟所見的最後一面。

    “放心,”東方鬼目光悄然掠過羅征兩兄妹,眼中沒有任何輕視之色,隨後他便堅定的踩上了一把飛劍。

    等到所有的真神們站在飛劍上就緒後,劍無痕也腳踩一柄飛劍,在前方激射而去,同時留下了一個聲音,“跟上!”

    “咻咻咻咻……”

    羅征等人也腳踩飛劍盤旋而起,跟著劍無痕向化劍神城之外飛射而去。

    宇太白等到兩兄妹離開後,則扭頭離開了此地。 這若木的主干上的面積太過于寬大。

    前後相望之下,一眼也望不到邊,眾人在飛劍上疾馳,如在尋常平原上飛行。

    唯一不同的是下方的地面不是草原,也不是戈壁,灘涂,而是灰褐色的若木表皮……

    化劍神城雖然是劍族的核心神城,所在的方位並不是處于若木的正中央,而是中央偏北一點。

    現在眾人一路向南進發,大約三五柱香的時間後,就看到了一道裂紋。

    這裂紋只是若木上的一條裂縫而已,但在眾人面前,便如同一條巨大的峽谷。

    劍無痕的長劍方向輕輕扭轉之下,就順著這道裂紋開始飛行。

    眾真神緊隨其後……

    不斷前行之下,這裂紋越來越開闊,同時展現在眾人面前的裂紋越來越多。

    這些裂紋彼此交匯,最終形成一個巨大的豁口後,羅征才恍然大悟。

    這像是若木的一個傷口……難道是那條巨蟲造成的?

    巨大的豁口寬達數百里,站在飛劍上向下眺望,看不到底。

    不一會兒,劍無痕就停在了豁口的中央,他的話證明了羅征的猜測。

    “到達目的地了,諸位,老朽也只能將你們送到此地了,向下是一條垂直高度達三千萬丈的大洞,一路直上危險重重,放棄者,現在可以回頭!”劍無痕淡淡的說道。

    飛劍上的真神,沒有一人說話,只有呼呼的風聲。

    已經走到了這一步,不可能有人選擇放棄。

    羅嫣頎長的身體直立在飛劍上,臉上倒是有些躍躍欲試的興奮。

    Notice

    Commenting only available for logged in users

    Related blo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