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暗域最值錢的可不是什麼魂丹,而是光芒。

    Stack Godwin

    0/5 stars (0 votes)

    黑暗終究覆蓋在這片無盡的沼澤上,每當一點燭光亮起時,各種體型碩大的蝙蝠,飛蚊,奇蟲就會飛快聚集過來。

    這些都是靈魂構造的生物,不過它們比一般意義的上的陽魂強大得多。

    但燭火對這些靈魂生物是致命的,但凡靠近者,用不了多久,就被這燭火所點燃,被燒的一干二淨,即使如此,這些靈魂生物也是前僕後繼。

    “噠!”

    那條觸手猛然凌空抽打了一下。

    在燭火的周圍形成了一圈淡白色的力場,將那些惱人的靈魂生物擋在了外面。

    不久之後,另外一個身影出現在力場的周圍。

    這竟是一名人族的女子,只是在她的身後,生的一對碩大的蝴蝶翅膀,在黑暗中映襯著燭火勾勒出她曼妙的身材。

    “索大人,何事要召喚我?”這女子貪婪的望著燭火,輕聲問道。

    “一個月時間,熄滅了兩道燭火,”一個怪異的聲音從沼澤底部發出。

    女子思索了一下,奇道︰“這個月海中可是有大風暴?”

    “應該是沒有,”那怪異的聲音回答道。

    “那的確是奇怪……”女子想不通,陽魂狀態進入真意之海就會被分解的干干淨淨,誰能夠熄滅蠟燭?她又說道︰“需要我派人調查嗎?”

    “不用了,那麼多蠟燭布置出去,總有一些意外,你們……要加快進度了,”那怪異的聲音繼續說道。

    “我們也想快一些,可蠟燭不夠用,”那女子無奈的說道。

    “殿堂那邊已趕制了數千只蠟燭,我會讓它們盡快送過來,”那怪異的聲音又說道。

    女子臉上露出喜不自勝的表情,“好的,索大人!”隨後她又說道︰“可是索大人……想要將真意之海封閉,恐怕需要數百萬,甚至上千萬只蠟燭,現在的數量遠遠不夠,甚至還無法對他們造成困擾,那些低等生靈們甚至還學會了給大漩渦染色!”

    她也是在不久前發現真意之海中大部分大漩渦的海水顏色被改變,仔細觀察之下,才發現大漩渦是被人染了顏色,目的是不讓人誤入其中。

    “呵呵呵……這些都是沒意義的舉動,放置蠟燭的也不止我們暗域,你只需按照我的吩咐去做就行了,”那聲音淡淡說道。

    “明白!”女子行了一禮。

    隨後那條觸手猛然一揮,那根剛剛被點亮的蠟燭朝著女子飛轉而去,觸手便緩緩縮回了泥沼深處。

    而那女子迫不及待的沖上來,將這根蠟燭牢牢拽在手中,宛若珍寶一般盯著蠟燭的火花。

    光芒,在這里是永恆的奢侈品。

    隨著力場消失,周圍的那些靈魂生物又圍了上來。

    這女子可不像索大人脾氣那麼溫和,面對這些想要分享光芒的惡心蟲子們,她一向是殺無赦!

    隨著她輕輕一揮手之下,一縷縷凌厲的勁風圍繞著她高速盤旋,那些靈魂生靈們頓時被切的支離破碎。

    Ѓ#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

    海水散發的深深寒意直沖陽魂,有時候甚至讓人產生靈魂被凍結的錯覺。

    羅征和凌霜兩人依舊保持著自身的速度。

    畢竟只要他們願意,在魂丹充足的情況下,一天沖過一段線都沒問題,這樣的速度在他們看來是理所應當,但在外人看來,則是極為恐怖了。

    這一次沖擊四段線的盡頭,還是遭遇了一些麻煩,真意之海的波浪在四段線附近變得十分劇烈,羅征的真意小船險些翻轉,但他還是咬牙沖了過去。

    第二天,朝陽在讀升起。

    睜開雙眼的羅征散發出來的氣息又變強了一些。

    進入龍城兩天時間,羅征已連續越過三段線和四段線,殷月環看到羅征這般進步速度也是頗為無語。

    月白誠等人看到羅征進境的速度,也是滿臉佩服,要知道他們還在一段線內晃悠。

    祭煉山河 “按照你這速度,恐怕用不了多久能超越我了……”殷月環嘆息一聲說道。

    羅征微微一笑道︰“今日我旗下的這些人,恐怕還是要麻煩殷旗主了,我想再去龍城一趟。”

    “不用我作陪?”殷月環那雙俏目幽幽一閃。

    “不用了,龍城大概的規矩我也熟悉了,只不用進入生死塔好,若是這幾日我趕不回來,還麻煩殷旗主照顧我旗下之人,”羅征說道。

    在龍城之外沒有修煉密室,連個像樣的洞府都沒有,若專注于修煉劍運永恆真意倒是無所謂,天宮如此安排也無可厚非,畢竟大多數加入龍城的外人,第一階段是領悟道之真意,渡彼岸。

    可羅征手邊一本《融神劍典》一本《九閃分光劍典》,都需要耗費功夫琢磨,自然需要一處適合修煉的地方。

    殷月環自然答應下來,只叮囑羅征注意一些,隨後他直奔龍城而去。

    在龍城的另外西側,豎立著一棟宛若葫蘆一般的高塔,外表被涂成暗紅色,在一片雪白的龍城十分醒目。

    昨日與殷月環行至此地時,羅征開口問過,這里是龍城的劍煉塔,也是龍城唯一的修煉之地。

    羅征便暗暗記了下來,但當時殷月環告訴羅征,最好是到了彼岸再來此地,至于其原因她並未解釋。

    待到羅征推門入內,看到一名臉帶假面的老者靠在一側,似在閉目養神。

    假面老者並未睜開眼楮,在羅征推門的一瞬間,他用手指了指外面說道︰“連彼岸都未過,出去!”

    那聲音竟蘊藏著一絲毋庸置疑的威勢,羅征情不自禁的腳下一頓,眉頭微微皺起。

    這老頭是修煉聖言術滅真意,在龍城倒是少見,羅征心暗忖,同時開口問道︰“龍城的劍練塔都是對外開放,沒听說需要彼岸境修為。”

    假面老者沒想到羅征還會反駁,懶懶的睜開眼楮,看了他一眼笑道︰“你若付得出神晶,自然可以進去,前提是你不怕死,我是為你好。”

    “這劍練塔很危險?”羅征反問道。

    “對你而言,的確是如此,”假面老者斜眼看著羅征,頗為不耐煩,“請回吧,待你踏入彼岸再請來。”

    羅征既然來了,不打算回去,翻手之下,手已多了一堆神晶,朗聲說道,“既然劍練塔對外開放,沒有將人拒之門外的道理。”

    看到那些神晶,假面老者詫異的看了羅征一眼,無奈的搖搖頭,才低聲喃喃說道︰“總有一些自取其辱又不怕死的小家伙……你跟我來吧!”

    他便將羅征帶入了塔。

    這劍練塔內部十分空曠,內部的房間呈螺旋升,在其分布著一個個房間。房間門口豎立著一座座劍台,劍台的方則是一個小小的玉盤。

    “將神晶放置在玉盤之即可,一百神晶只能開啟一天,但房間內的時間流速為十一,時間到了房間會將你踢出來,如果你實在撐不住,等時間到了,這房間也會主動踢你出去,方能保一條性命,”假面老者說完嘿嘿一笑已負手離開,在他看來羅征十有八九會被踢出來。

    至于在劍練塔會遭遇什麼,他則一字未提。

    羅征站在門口觀察了一會兒,取出了三百枚神晶,將其一一塞入其玉盤。

    類似的玉盤羅征曾在凌霄飛舟見過,玉盤吸納了神晶後,微微轉動之下,房間的門才緩緩打開。

    進入其後,羅征觀望了一下,心也有些怪。

    四壁空空,除了央一片玉蒲之外,什麼都沒有,這是尋常的修煉密室,這等地方,一天一百枚神晶?

    天宮倒是黑心……

    羅征心嘀咕著,已盤膝坐在了玉蒲。

    但在他坐在玉蒲的瞬間,這玉蒲一陣轉動,原本空空如也的修煉密室已模樣大變!

    他已身在一個巨大的洞穴之,而在這洞穴內部,四處都布滿了密密麻麻的赤色長劍,這些長劍如雜草一樣,一叢叢密布,劍尖皆對準央的他,而在他的面前則有一條離開的道路。

    “這些長劍……”羅征的眉毛搞搞挑起,心已升騰起警覺之心。

    這些長劍雖然是叢生在洞壁,可給羅征的感覺,像無數人拿劍對準他一般,隨時都有可能朝他刺來。

    他在玉蒲微微轉身,一只手探到了玉蒲之外。

    “咻!”

    洞穴頂部的一支長劍已朝他激射而來!

    “嚓……”

    這長劍速度快,徑自掠過他的手臂,留下了一道淺淺的血印。

    “好強的一劍!”

    能劃破羅征的肉身,這一劍至少有一神鈞之力,已經達到了初入彼岸境的全力一擊,如果換一個人手臂怕已被削斷了。

    這些長劍,能夠威脅到他的性命!

    羅征這才明白了假面老者的話,他說的的確沒錯,劍練塔並不適合彼岸之下的人進入。

    如果應付不來這些長劍,只能乖乖坐在玉蒲的範圍內,等時間到了踢自己出去。

    “三十天時間……要憑自身實力走出去……”

    羅征排開了心的雜念,端坐在那玉蒲再度取出了融神劍典。 ,最快更新百煉成神最新章節!

    第兩千七百一十二章 三湮劍之威

    當羅征開始領悟融神劍典之際,整個洞穴都變得異常安靜。

    “咦?”

    羅征抬頭望向那些長劍,眼楮眨巴了幾下。

    叢生在洞壁上長劍散發著各自不同的劍意,仿佛有成千上萬人持劍對著羅征一樣,劍意交織在一起,讓羅征的思緒也變得平和。

    “原來這些長劍不單是一種考驗,利用交織的劍意竟能產生這等效果?”羅征心道。

    其中的原理羅征弄不清楚,可效果羅征倒是能切身體會。

    在這些劍意的交織之下,羅征很快沉入了融神劍典中。

    融神劍典只有三式,但這三式都富極多般變化,第一式也是最簡單的三湮劍,其中的“三”字並不代表融合三種神道,而是在運用融道能量的過程中有三層疊加。

    不斷地揣摩之下,羅征雙眼中的光芒越來越亮。

    無論從哪方面看,這融神劍典的價值都遠超無上劍典。

    影響融神劍典的恐怕就是那過高的修煉門檻,融合多門神道是一件耗時耗力的事情,也導致融神劍典根本無人問津。

    對于別人而言,這個門檻難以逾越,對羅征來說,卻已早早跨過。

    真正修煉起來,自然沒有太大的阻滯!

    一天……

    三天……

    十天……

    羅征從玉蒲上緩緩站起來,右手輕輕一擺,一柄長劍已垂落在他手中。

    隨著融道能量不斷地醞釀之下,羅征已抬起了腳步,跨出了玉蒲的範圍。

    “咻!”

    就在他腳尖逾越玉蒲範圍的瞬間,洞穴頂部的一把長劍已悄然脫落,朝著羅征爆射而來。

    羅征的眼神驟然變得銳利!

    長劍驟然一提,一道渾厚的劍芒驟然斬出!

    此前羅征的融道之劍只是依靠不穩定的融道能量,發揮出強大的湮滅之力而已,但三湮劍不同!

    這一道劍芒其實分為三道劍芒,也就是三股融道能量,但其中一道為主,兩道為輔!

    在斬出的一剎那,三道劍芒平穩的結合在一起,看起來與羅征此前的融道之劍沒什麼不同。

    可就這劍芒與那長劍踫撞的一瞬間,兩道輔助的融道能量驟然爆開,原本光彩奪目的劍芒頓時泛出璀璨的銀光!

    劇烈的湮滅能量向內擠壓之下,激發出最內層的那一道主劍芒!

    “轟!”

    炫目的白色光芒在整個洞穴內部回蕩著。

    刺向羅征的那柄長劍,已消失的無影無蹤……

    “好強……”羅征看著這一劍的威力也有些失神。

    同樣的能量只是換了一種方式釋放出來,就產生了截然不同的威力,雖然在修習融神劍典時,羅征也隱隱有預料,但這一劍的威力還是超出了羅征想象,不知這三湮劍有多少神鈞之力?

    更重要的是,這三湮劍消耗的融道能量比融道之劍少了許多!

    就在羅征失神之際,叢生在頂部的更多長劍開始松脫,這些長劍松脫之下,便從四面八方朝羅征飛射而至!

    “咻咻咻……”

    一連十多把長劍激射而來,每一把長劍都蘊藏著一神鈞之力,這大概相當于十多名初入彼岸境之人向羅征發動攻擊。

    當然,這並不是說羅征能夠對抗十多名彼岸境強者。

    畢竟這些長劍只有一擊而已,何況它們的軌跡,速度,威力,羅征都能預計,難度自然不可同日而語。

    “憑三湮劍,我能走出去麼?”

    羅征有心要試一試,並沒有立即退回玉蒲。

    隨著他體內世界的融道能量不斷匯聚,羅征亦向前堅定的邁開了腳步,手中的長劍如虹,一道道劍芒圍繞著他朝四面八方斬出!

    “唰唰唰唰……”

    “轟轟轟轟轟……”

    每一道三湮劍裂開,都會產生刺眼的白光,雙目不能視物之下羅征只能以神識代替。

    向前邁出了十多步,便已斬出了十多劍。

    熾白色的光芒散盡,朝他飛射而來的長劍已消失的一干二淨。

    羅征抿嘴微微一笑,正欲繼續向前,洞壁四周的長劍微微晃動,這一次竟有上百支長劍化為一片劍雨,朝他飛射而來。

    看到這一幕,羅征的臉色微微一變,腳尖在地上一點,身形晃動,拖拽著一陣殘影回到了玉蒲之中。

    “咚咚咚咚……”

    那上百支長劍轟在玉蒲周圍,被一道無形的力量阻攔在外。

    羅征的臉色有些不好看,“難怪那假面老者說自己有可能死在里面,別說真神了,即使是那些初入彼岸之人,怕也難以應付……”

    雖說滿了三十天,這房間會將他直接踢出去,但他並不想用這麼狼狽的方法離開。

    “六湮劍……”

    Notice

    Commenting only available for logged in users

    Related blogs